2015年3月27日 星期五

【心得】新加坡參訪心得

夜晚的金沙酒店
這次因為資訊典範團隊是桃竹苗地區唯一在全國賽獲獎的學校,加上駐新加坡台灣大使館發文邀請,很榮幸有機會跟著學校團隊的老師一起出國參訪學習。此行,讓我們無論在資訊教育、國際教育、甚至環境教育上,都有所啓發。





小而強的新加坡

回國以後,我還不斷地向週遭的好友讚嘆新加坡的現代化、新加坡的綠化、秩序、整潔…種種令人驚艷與佩服的優點。從樟宜機場一路往市區駛進,映入掩臉的是隨處可見的綠色草地、綠色植栽,和極為乾淨整潔的道路,隨著車子緩緩駛入都會中心,新加坡摩天觀景輪(Singapore Flyer)和造型特殊的金沙酒店令人大開眼界。不禁好奇這個面積與人口大約相當於一個台北市的國家,如何成為今日亞洲金融中心。

* 遠見雜誌第286期指出,「新加坡的面積和人口大約相當於一個台北市。但它的平均國民所得美元3萬5163元,比台灣1萬6790元多出很多,早被列為已開發國家。在那個彈丸小島上,外國大公司、大銀行星羅棋布,儼然是亞洲金融中心」。

全面且整體的國家計畫

我國駐新加坡代表處經濟組指出,新加坡在正式推動一個計畫之前,都會經過許多的問卷調查、實際探查、焦點座談,由民眾參與意見討論、再經修正之後,才提出、推動一個最終版計畫,且一次就是長達十年的規劃。

我們在新加坡街頭,也看見過穿著背心、拿著紙筆在做街頭記錄的人員,原本以為是像台灣的交通警察一樣,在做隨機的臨檢。但隨行的導遊說,他們大概又是在為了某個計畫做調查,可見這樣嚴謹的準備工作,新加坡人民早就司空見慣。

務實的、問題解決導向的國家計劃

新加坡政府目前積極推動的智慧國計畫,企圖落實「智慧城市」的概念,從食衣住行育樂等面向,全面而完整的規劃,用以解決都市問題。例如,以資訊工具解決交通擁擠的問題、以資訊科技整合人力資源,解決人口老化的問題。

我國駐新加坡代表處經濟組主任表示,新加坡政府總是很務實地以解決國內問題為出發點,來發展策略,像是他們的腹地小,就開發技術、填海造地,人口不多,就提供大利多來吸引國外人才菁英入駐。對照起人才不斷被國外挖角的台灣,我們的政府、企業的確需要想辦法留住人才、提升國家競爭力。

從教育著手的都市發展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新加坡智慧國計畫,強調的並非硬體的製造,而是資源的整合、人才的培育。從人、從教育著手,將「運算思維(computational thinking)(CT)視為國家能力(national capability)之一」,要培養會思考、能解決問題的國民。

新加坡政府也鼓勵產學結合,大學的老師最好來自產業界,以免造成如台灣、菲律賓常見的學用落差、社會資源的浪費。

菁英主義的教育

新加坡政府重視人民的教育,甚至到了有些「菁英主義」的味道,駐新加坡代表處經濟組主任分享她的育兒經驗,才3歲的孩子就得開始學習握筆,幼稚園大班開始,考英語單字、國語詞聽寫。六至七年級更是孩子成長的關鍵時期,此時進行的會考,更有「一試訂終身」的意味。因此,台灣盛行的補習文化,在新加坡也是一樣。學生補英文、補數學,甚至也補音樂、補美術。似乎沒人過問孩子是否快樂,也許在這全球化的時代,如何讓孩子具備國際競爭力,才是最關鍵的議題?但據說,現在的新加坡也有部分民眾開始思考菁英式的教育是否能有所調整與改變。

新加坡美國小學戶外教學,大半家長都到了,可見家長對孩子教育的重視。


國際化的生活環境

印度廟

































我們也關心新加坡的國際教育。十分有意思的是,在新加坡搭乘捷運時,經常看見不同膚色的人、不同語言的人共處於同一個車廂內。就像導遊笑稱,新加坡當地人種大致就分三種:水煮蛋、茶葉蛋、皮蛋,水煮蛋只的就是移居當地的外國白人,茶葉蛋就是華人,皮蛋就是膚色較黑的印度人。

在新加坡,老師似乎可以不用不斷向學生耳提面命英語的重要、具備國際觀的重要,因為學生就處在這樣的環境,包容尊重多元族群大概就像日常生活一樣簡單?

使用英語的基本能力

新加坡捷運裡的博愛座

































新加坡的官方語言包括英語、馬來語、華語以及坦米爾語,是一個多語言的國家。自獨立以來,政府機構便一直採用英語作為不同種族社群之間的主要通行語和教學語,並將之定位成「第一語言」。新加坡的學校只有國語不是用英語教授,且生活環境處處可見、可聞英語,所以有人笑稱,比起其他歐美國家,帶孩子來新加坡學英語是又快、又有效、又便宜的方式。更令人汗顏的是,一位新加坡補教業者指出,台灣某知名女中曾向新加坡買英語教材,台灣高二的學生,卻只適用新加坡小學二年級程度的教材。不禁令人擔心台灣孩子的國際競爭力。

捷運站的反詐騙廣告

































見賢思齊—我的省思

總而言之,此次新加坡經驗讓我感佩的,是他們的務實,政府提出的政策,都不是呼呼口號而已,而是真正對症下藥、要替人民解決問題的。讓我驚艷的,是他們國際化的生活環境,在生活中接觸不同族群的人,似乎對新加坡的學生來說,根本不是什麼需要大驚小怪的事。

最發人省思的,是新加坡的菁英教育現象。大量的考試、背誦,真的是有效的教育方法嗎?孩子是否壓力太大?但似乎過於鬆散的學習也不是理想的教育。適當的壓力也會成為學習的助力。在「快樂」學習與「菁英」學習之間,更該落實的,是基本能力的紮根。所謂的「快樂學習」也應該是讓孩子體會「學會」的快樂、有能力的快樂,而非熱鬧的課堂、一時歡愉的學習氣氛。身為新手教師的我,需要再多調整、多揣摩這之間的平衡,要把孩子的學習放在長遠的格局,讓孩子具備面對未來生活的能力,而非堆積課本知識而已。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