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9日 星期六

【改變】我看著他從觀望到願意試試看

我第一次見他,就知道必須先征服他。但實在有點難,每堂課他不是在睡覺,就是在唱反調。印象中,和他起過一次最大的衝突,是他當著我的面用「嘴形」罵我髒話,雖然事後他說他沒有講髒話,用嘴形也無法證實什麼、也沒人聽見,但當時我真的氣炸了。





但是我不想放棄。每次他趴下睡覺,我就叫他起來。每次他課本不打開,我就叫他打開。每次他不寫作業,我就逼他寫完。我這麼做也不是為了要教會他,而是感覺到了他的孤單。嗯,是那種「反正我就是這樣、老師妳可以不用管我了」的孤單。我感到哀傷,私下和其他老師聊到這孩子,對方說,這孩子不是笨、其實很聰明,但就是態度差、沒有想要學習的樣子。於是我就更是不准他小看自己。

一開始,我故意每個中午都把他找來辦公室練習拼字。與其說是補救教學,不如說是建立關係。他學的怎樣不是重點,重點是我要拿出我的誠意,讓他知道我不是做做樣子要他學好而已。

有一次,他的習作不見了,我硬是要塞一本自己手上的習作給他。我故意當著全班的面說:「記得來拿我要給你的習作、把它補完。這是我唯一一本習作,就送給你,因為我相信你的英文會進步」。他隨口說:「老師,其實你不需要給我,沒有關係...」。然後,一位程度好的學生試探地問:「他的英文怎樣?」我仗義地回答:「他的英文怎樣,其實,不關你的事」。當下,我仿佛看見他眼中閃了一點光芒。也許,這是第一次有老師這麼挺他?也許是我想太多了吧...。

直到有一天,我問他願不願意繼續每個中午跟我練習,他說不要,我就讓他回去了。我和他的關係已經建立了,接下來他願不願意再往前一點要看他自己的誠意。

我依舊在課堂上默默觀察著他。我發現他只有在大家玩遊戲的時候才會從桌子上爬起來看熱鬧,即使他沒有參與,但卻是很投入地在看熱鬧。

他喜歡玩遊戲啊!

我開始在班上安排更多遊戲,而且不是以往的大班遊戲,而是小組的桌上遊戲,如此,像H一樣只會觀望的孩子才有機會參與。

果然,他的確從一上課就趴著睡覺變成會醒着參與遊戲的孩子。

但只是參與而已。

他沒有開口說出任何一個英文、發出任何一個音。見我巡視經過,他的組員問我「老師,他可以這樣玩嗎?」(意思是,他可以只玩、不說英文嗎?)我點頭,說好。但當然我對他的期待不止如此。

終於,有一天,我聽見他開口說出一個英文字了。我立刻大力稱讚他。他似乎有點開心,很深藏不漏的那種。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一進教室看不見趴著睡覺的他。他還是像以前一樣,對課本意興闌珊,但我不再需要因為要他打開課本而與他拉扯,一句提醒,他就會翻開指定的頁面。他依舊不太能獨立書寫句子,但他會像其他學生一樣,把作業本打開,寫下幾個他會的字。我不用再像以前一樣,逼他把本子「拿出來寫,你又不是做不到」。

最近,我聽見他在沒有其他組員的幫忙下,開口說了How much is the jacket?這樣一句完整的句子。我看見他端詳着桌遊版上的圖片,思考著要說什麼單字、或是不會的就問同學「誒!這什麼啊!」

終於,他跨出這一步了。在吊兒啷噹的外表下,他也只是一個需要被肯定、還在絕望中觀望的孩子。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