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9日 星期五

【省思】小H教我的事

有時候會想起,劉安婷在《出走,是為了回家》這本書裡寫到的一段話,當時,她在非洲自願服務、作當地小孩的老師。兩個月的自願服務結束時,她聽見其他同學抱怨當地小孩有多難教、怎麼教都聽不懂,當下,她才明白為什麼負責帶他們的教授特別跟她說:「好奇怪,明明英文不是妳的母語,卻只有妳的學生願意聽妳說話!」。

學生們到底在乎的是什麼?

昨天,上課鐘響,我請學生拿着要訂正的作業本上台找我訂正、不需要訂正的人可以寫指定的英文作業。小H趁這段時間補寫之前的英文作業,寫到我都已經改完所有人的訂正時,都還沒補完(代表他之前都沒有主動利用時間補寫作業、要補的作業很多)。我指正他說,上課不應該還在補作業,他用不屑的口吻說:「我不知道!」口氣和態度不是很好,我請他下課留下來。





接著,開始上課,我拿出事先畫好的教具說,這是我特別做給小朋友用的。小H幽幽地用嘲諷的口吻說:「好~特~別~喔!」。我轉頭看向他,戰火一觸即發,我忍住脾氣,問他:「你剛剛說什麼?」。他用幾乎不可思議的微笑對我說:「沒有,我剛剛說『隨時隨地都要保持微笑』」。我於是先避免再與他交鋒,請他下課再來找我。

最後,當他們全組都在準備要拿積分卡來蓋章時(平時成績),我看他沒有把積分卡交出來,便溫和的提醒他「小H,要把卡片拿出來蓋章噢!不然你就沒有登記到這節課的平時成績了」。他依舊冷冷的,回我一句:「我不想蓋」。「可是這樣會影響到你的平時成績噢!」「沒有關係,我不在乎英文成績,英文又不是主科」(大概是因為我們學校不把英文成績列入定期考查成績計算)

剛好,下課鐘響,我請他到我身邊談談。他一來就一付「我沒有什麼地方做錯、少來找我麻煩」的表情,把頭抬成45度角的高度,看著坐著的我。

接著,我一項項事件向他詢問。第一,上課補作業。我問他,上課可以補作業嗎?他回我「我不知道、別人都在寫」。我又問,那請問老師批改訂正好說也有5-10分鐘的時間了,你還沒補完作業,是不是就代表你在上課之前都沒有花時間補、等到上課了,才用上課的時間補呢?如果你是老師,看到學生有這樣的狀況,你會開心嗎?你不會提醒他該停止了嗎?

小H依舊拗着脾氣,不願意接受。然後我又繼續說:

第二,當老師拿出教具時,你說了「好~特~別~」那聽起來不像是真的在稱讚吧?最後,你說你不在乎英文成績、因為英文不是主科?你是真的不在乎嗎?

小H說,我不在乎。

我說,小H,其實老師看你這樣蠻不在乎的樣子、武裝自己的樣子,反而覺得替你感到孤獨、難過。

小H立刻回我:「我沒有不在乎啊!我在乎國語、數學、社會、自然!我哪裡孤獨?我有什麼好孤獨!我朋友這麼多!」(其實我和他導師都觀察到,他的人際關係不是很好,有一次他甚至跑到辦公室來和我借口紅膠,因為班上沒有人要借給他...)

我看狀況是聊不下去了,於是打算做個結尾:

嗯!我知道了!所以你只是不在乎英文成績了。那我會寫聯絡簿和你的家長作確認,告訴他們說「H說英文不是主科、不在乎英文分數,所以不參與英文課的計分、自願放棄英文課平時成績,因此平時成績結果請自行負責」這樣囉?

小H點點頭。

我說,嗯好,我知道了,那你再回去考慮一下,確定了再跟我說。

***

之後,我把這樣的狀況告知小H的導師。也表達了我的難過。導師說會協助處理。我道謝之後離開教室,內心充滿複雜的種種情緒,感到替小H難過、感到我們雙方的拉扯、感到無力、感到挫折...。

我不確定自己是否做錯了事?也不確定自己在這過程中做對了什麼?

更重要的是,我自己內心很清楚,我害怕自己被自己的學生討厭。

不知道哪來的靈感,我回到辦公室、收拾好包包,就毫不猶豫地前往同事郭老師的班上。當時,她正在送學生放學,一見到她,我就立刻安心地、彷彿在暴風雨中找到停泊的港灣,開口告訴她:「我要找妳聊天」

***

聽完我的重述以後,她肯定我並沒有處理不好的地方,也提醒我可以怎麼做會更好。

第一,在孩子還在情緒上時,不管說什麼他們都聽不進去。不如退後一步、先暫時畫個句點。
第二,有沒有可能這個孩子常常被大人「管教」時,大人都說「我是為你好」,而沒有真正被傾聽

郭老師問我,是存脆想吐吐苦水,還是想要得到緩解衝突的方法?

我當然選擇後者,迫切地想要知道該如何與這孩子修復關係。

「其實,明天升旗時間是一個很好的時機。我覺得那孩子需要在比較私密的、安靜的環境裡談」。郭老師鼓勵我明天找那孩子聊聊,把彼此的心結打開。

孩子的心結是什麼?我不清楚。
但我很清楚自己的心結—為了「孩子該不會是討厭我?我的課真的有這麼不好?我的處理方式失當了嗎?」而苦惱不已。

「明天你就把他找來。一開頭你就要說:『某某某,老師其實昨天為了你的事情,煩惱了一整個晚上』。這時候他一定會很困惑,怎麼不是要罵他?反而是為了他而煩惱?」

「接著,你就說煩惱的原因。說:『老師啊,昨天想了一下昨天你在班上的表現(一一舉例),然後又想起你之前的表現(溫馨的師生互動、誇獎他的時候他的表情...)』總之,要強調這樣的反差、對照。」

「然後,再說:『我想說啊...我們的關係應該...還可以吧?』再跟他做個確認是否真的不在乎英文成績。你可以先把自願不登記英文平時成績的通知單先打好、書寫的語氣盡量不要把話說死、留一點空間。在貼聯絡簿以前,跟孩子再確認一次...」。

我點點頭,把郭老師說的句子記在心裡。這些話也是我心中想說的,但郭老師把語句變得更有條理,也提醒我以前從沒做過的一件事—不斷地和學生確認—確認彼此的關係、確認學生內心的感覺與想法...。

***

隔天,我猶豫着該不該請孩子過來,因為我也害怕受傷、害怕從孩子口中聽到讓我不知道該怎麼承受的答案。

但想想,我必須試試看。於是,我鼓起勇氣,打了內線電話,請孩子的導師讓他過來辦公室和我聊聊。

一見他,我就照著郭老師教我的,但帶著真誠,一句一句地說:「老師啊,昨天想了一下昨天你在班上的表現。一開始是老師指正你上課不能再補作業,你回答我說「不知道不能、別人都在補」。再來,老師拿出特製的教具時,你又說好特別噢~這句話...應該不是真心的覺得特別吧?(他點點頭)最後,老師提醒你,要記得拿積分卡蓋章,你又說英文不是主科、你不在乎...。可是,老師又想起你之前的表現,我記得我剛遇見你的時候,覺得你很乖、上課也很認真。我還記得,你遇到問題的時候、不會寫的時候,都會拿來問我,老師應該沒有不理你、不教你吧?(他搖搖頭)嗯,我還記得,你沒帶文具的時候,也會來找我借...。我想跟你確認一下噢,我們的關係,應該...還可以吧?」他點點頭,我稍稍鬆了一口氣。

然後,我再問他:「那我想跟你再確認一下,你說你都不在乎英文成績了,是為什麼呢?你不喜歡我?不喜歡我的英文課?」

「我沒有不喜歡英文老師、也沒有不喜歡英文課,我只是不喜歡英文。我最喜歡的只有E老師的英文課」他一邊澄清,也一邊透露新的訊息。

「喔?那你可以跟我說說看,為什麼你喜歡E老師的英文課呢?」我繼續問他。

因為E老師從來不會罵我們、同學吵的時候,也不會要我們全班起立」。

「喔?那班上的同學都不會吵嗎?」我好奇地問。

「會。」

「那他們吵的時候,E老師怎麼處理呢?」我再問。

「E老師會說『你們再吵,我下課就要跟你們導師說你們有多~乖~囉!』」他這樣告訴我。

「喔?這樣就有效了嗎?」

「E老師跟導師說,那些吵的人就會被處罰,之後他們就會知道了」

「喔?這個方法倒是可以試試看噢!那你知道為什麼老師我不這麼做,而是選擇自己在上課的時候提醒不專心的小朋友嗎?」我繼續問他。

「因為這樣他們才不會打擾到其他人」

「嗯,沒錯。而且,你想想看,如果你是你們導師,每次科任課回來,都聽見科任老師在說誰很吵、誰不乖,你會不會覺得好累,又要處理科任課的事?如果你是導師,你希不希望回來聽見的,都是對小朋友的稱讚?」

他想了想,點點頭。

「所以,我才會希望我自己的課堂,可以自己先試試提醒吵鬧的小朋友,這樣你可以理解嗎?」

他想了想,再點點頭。

之後,我大致上都用這樣「同理心」的技巧、傾聽他的感覺、也與他分享「換個角度、為什麼老師會這麼做」。才漸漸地卸下他的心防,最後,甚至還聽他說出了困擾已久的煩惱(原來,他也是帶著原有的情緒到我的班上來的孩子之一。原來,我又忘了,不要把孩子丟出來的情緒,全都接下、誤以為他們在對「我」發脾氣)

***

與小H的對談,讓我理解到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就是不管我多麼努力、認真的想要透過很多有趣的活動來帶動我的課堂、來讓學生「喜歡」我的課,我給的,都不見得是他們最需要、最在乎的。

他們最在乎的,不過就是「被肯定、不要被罵(沒有理由的責罵)」這樣而已。

***

「我那時候還問小H,我有很常兇他們、罵他們嗎?他還跟我說『沒有,只有兩次』,還好他說沒有!但也就那兩次,卻讓他們印象這麼差!(我問小H,滿分100的話,會給我的英文課幾分,他說『70幾』)」之後我跟郭老師這樣說。

「所以囉!多划不來啊!」郭老師回我,「我告訴你,老師可以罵學生,但是,要『在他們知道自己做錯事了』以後再罵,那時候,你要多兇,他們都會接受」。

「但如果他們還不認為自己有錯,就反而會覺得老師好機車、好情緒化、覺得你在發瘋!」我接著補充。原來過去以為老師罵人就會被學生討厭、每次罵人都被學生用一種「你今天吃錯藥了嗎?」的眼神回敬的我,只是沒有明白這件事而已...。

和小H的衝突與修復,讓我學會:
1. 用「同理心」的方式與學生溝通。以前常常聽老師說,就跟學生「講道理」慢慢他們就會懂,卻不明白,要「怎麼」講道理才會被他們接受。原來帶領他們、帶領自己「換位思考」,就是讓「道理」不淪為「說教」的方式。
2. 學生真正需要的是被傾聽、被肯定
3. 罵學生之前,要先確認對方知道自己做錯事
4. 幾年前參加人本「正向管教營」的時候,史英先生在講座上告訴我們「誰認真、誰就輸了」要我們學會在學生犯錯時,不要在衝突點上硬碰硬,可以優雅的先自行退場,事後反而贏得學生尊重。那時候,有許多老師詫異,覺得怎麼可能不管教、怎麼可能退場會贏得尊重。現在我終於懂了,管教當然還是要,只是要在「對的時機」。當學生還有情緒、老師還有情緒時,兩個人硬碰硬,真的就是「誰認真、誰就輸了」。而學生輸了不要緊,老師當場硬來,輸的不只是一位學生,可能還引起漣漪、破壞師生關係、還讓學生有「每次」都會被罵的錯誤印象...根本一點都划不來!真的,在錯的時機上「誰認真、誰就輸了!」

謝謝小H,讓我這麼早就能有這些體悟。也許我還不能馬上修正,但我會不斷地調整。雖然他是我的學生,但他也在教我如何當一個學生願意心悅誠服的老師。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